尧清_一脚踹翻几何体

关于王尧清

一个超级懒的人
谢谢你的喜欢
它将会支撑着我蹒跚过皓月霜河

醉后嗨歌[剧毒]

人物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。
复健。给自己加油。
没屁放了。下面正文。

“那什么,你在这儿呆着别动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雷狮突发奇想把舍友安迷修一个人扔到了酒吧里,然后自己没坐十分钟就找借口溜进了厕所。
再出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安迷修原来坐哪儿了。
想着过一会儿就打电话,他也不着急,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晚上九点钟,各种店家的霓虹灯把夜晚点亮。
进进出出的人带进了门外深冬的寒意,上涌着,有些模糊的燥热为雷狮掩盖了不适。
不知又坐了多久,他注意到了一个被包围的人。
轻且低的交谈声音隔着人群传了过来,身形晃动中,雷狮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人的模样。
认出来是安迷修以后他少见地茫然了,没想到他这么招人。
回过神自己已经站在他...

不行好羞耻
名字起了那么长的一大串

我懒散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好羞耻啊,这么看

算了没办法,我超懒

【周喻】 下

一个一点都不负责任的长评。
行了我第一次主动给人写这玩意儿,请见谅。

不提其他的,先说基础设定。
最初人物关系,是普通的,学长与学弟的关系。
恰到好处的疏远,以及足够的发展空间。
两人的互动可以耀眼如七月朝阳,也可以温和似四月细雨。
可以平淡若白水,可以甘甜同果汤。
甚至止于朋友,亦或是擦肩而过的异路人。
但是感谢亲爱的发刀作者,两人关系没有被扼杀于开头。
好像是是蓄谋已久,也可能是无意而为。
似乎带着几分腼腆的新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到处问东问西,而是携带着夏日燥热的气流,不带一丝犹豫地踏进了杂货店里,也踏进了喻文州的视野里。
于是平静无波的水面漾起了一圈涟漪,聚集成了一个细细直直的“周”。
山黑水白都映在那双眸子...

想要比南方的细雪还要温柔
也相比北方的薄雨还要寡淡

炎夏凉秋1

有生之年第一篇原创bg
直女癌直男癌腐女癌腐男癌您都靠靠边儿啊。
清水,清水,清水。
重说三。
不流产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炎夏凉秋

00
颜秋是个所谓很酷的人。
什么要说所谓呢?
因为跟他熟了以后谁都知道世界上最智障的人就是他没跑。
其实这种说法还是有些酸葡萄的味道,谁都知道高一三班动物园里颜值最高的就是他。
身高一米九几,看着比路灯杆还直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一堆人说他gay。
于是他不服气,环顾了一圈发现班里没几个单着的女生。
莫名其妙鼻子一酸,一股热乎劲儿顺着嗓子眼网上翻涌,那话也就没抑制住,一边冲出门口一边特别大声地喊着:
“天要亡我!!!”
00.0
梁夏是个彬彬有礼的姑娘。
腰细腿长脸蛋漂亮,任谁都不...

安在2

(1)戳我戳我!


冲动并不是一件好事。Dipper懊恼地低着头走路,小心翼翼地寻找合适的落脚点,小腿上,脚背上,到处都是淤青。石子与针叶落在地上,扎得他脚心生疼。 
Dipper干脆坐下,听着鸟叫虫鸣。
很突然的,一个脚步声接近了。 
他不清楚自己这个样子是否可以见人,只是某种本能叫嚣着,让他逃走。 
他站了起来,背靠着树干赤手空拳地等着什么。 
脚步声停住了,来者有些意外地看着他。 
Dipper打量了一下那个人,略棕的皮肤,一头利落的黑发,以及一双神采奕奕的黑瞳。
年纪大概与他相当。
“呃……需要帮忙吗?”那个孩子也打量着dipper,同时补充到:“...

一室血满地霜半颗糖。

记一个不知名的神明

突然刮起的一阵风带着沙石迷了他的眼。
但他还是选择眯着眼透过指缝去看那个高傲若神明的人。
那人站在高台上,厚重的服饰套在身上,摘掉面具后的头愈发愈与宽大的身体违和,背后由黑渐变成金的翅膀舒展开来,片片羽毛从粲然的末端掉落。
那人扬起了一边嘴角,似是在笑。
下意识回过头,却发现台下除了他空无一人。
劲风向他袭来,趔趄地躲开后重心不稳险些栽倒在地,同时陌生的温度附上了左臂,不自觉缩拢身子,却被人满满当当地抱住了。
夏夜温和的风吹拂过他的脸颊,他抬头,却不慎落入了一双映着万家灯火的眸子。
那双瞳还是如以往那般水波不兴,但是这次妖狐看清了,在中心也在深处,映着一抹并非灯火却胜其明亮的光。
他知道,那是他的双眼。

喜欢是一种斩钉截铁的感觉。
喜欢就是喜欢,不管别人怎么看,我都会跟着你支持你,但绝不会再前进哪怕一步。
但爱始终很暧昧。
我爱你,我应该像片云雾,若有若无削着自己的存在感,又悄悄地替你挡住所有阴暗。
可我还是害怕,我的自作主张。